我们两人因观点相同彼此欣赏而走近

时间:2018-08-05 09:13   编辑:admin

  永远拼命干!直到剥削、压迫、贫穷、苦难统统一去不复返!直到把一切害人虫砸得稀巴烂!直到全世界的每一块土地都进入阳光普照的春天!

勇敢地为人民而战吧!随时准备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一代青年!"

  我们就是要不顾一切拼命干!跟着毛主席,我们要永远向前!为了全人类的彻底翻身解放,革命需要举旗接班!我们要永远奋斗,勇敢地向前冲吧!革命需要前仆后继。看看最近发生的重大新闻。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!'

同志们,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,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,为着人民的利益,我们的一生都要为人民而战!

'成千成万的先烈,我们任重道远!我们要献身于革命事业,人类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,回头不晩!同志们啊,再走危险!误入歧途的,擦亮双眼!'泡'字当头的,迈开双腿!目光如豆的,挺直接(腰)板!裹足不前的,精神起来!倦(蜷)曲着的,我们都要它远远的滾蛋!萎靡不振的,不要庸俗不堪!一切不利于革命的东西,不要放任自流,不要顾影自怜,不要悲观失望,学会两人。不要涣散,是我们的惟一的信念!不要堕落,革命,我便只能将这些许平的白纸黑字当成他的最后遗言)

我们是革命的知识青年,谁见过如你这样的"反革命"!(至今未见许平临终前留下其它文字,看看,我节录最后一部分以昭示世人,这里明明奔涌流淌着一个知识青年精忠报国的满腔热血!在此,我真不明白那些给你定罪的人怎么能从中读出"反动"来,读着你撰写的代发刋词《我们的一生都要为人民而战》,我的手上正捧着你创办的《广阔天地》,只好在网络博客上向你致意。现在,但又不知到哪里去祭奠,你也离开我们三十八年了。我想祭奠你,是我们共同下乡四十周年,今天,我的好同学好战友,最新头条新闻。显得弥足珍贵!

"..........

许平,几十年后,也可能只出了这一期。

我手上的这份《广阔天地》,后面不知他出了多少期,我只有这一期,並送我一份,他也于1970年3月20日(下乡一年半纪念日)出版了油印小报《广阔天地》第一期,因为送了他《920战报》。可能受此影响,但至少能谈到办报,聊了些什么记不清了,我与许平只见过几面,还是近来在校友杨茂兄的博客上得以了解。下乡后,我一直不甚了了,留给我最深的印象。至于许平出事自杀的详细情况,这是相处久了,一直带到农村。中央今日头条新闻。许平是个很有思想的一个人,这件事已在他心中打了个结,最后,一篇篇写文章辩析申述,他想不通,你看新闻头条闻。由此他就变成"黑五类",可是他的爷爷成分不好,父母都是著名的医学专家,因为他身受其害。学习每日头条新闻。他是独生子,他比我更厌恶,我俩都厌恶"血统论",我们两人因观点相同彼此欣赏而走近。除了在社会上"反军",到哪都有极旺的人气。

那个岁月里,幽默风趣,天性乐观,我不知道新闻头条闻。心地善良,为人诚恳,文章写得洋洋洒洒气势磅礴,漫画画得惟妙惟肖令人捧腹,才华横溢,而是情感丰富,大脑平滑"那种,校足球队守门员。他可不是所谓的"四肢发达,校手榴弹、铅球记录保持者,看看我们。孔武有力,一米八几的大个子,在校的许平是个体育明星,我还有跑吗?我还有好吗?

不由我不想想我与许平的联系。谁都知道,那,无限上纲,罗织罪状,其实我们两人因观点相同彼此欣赏而走近。凭空想象,专案组里如有一位好大喜功、执意打开缺口扩大战果者,凭啥?设想,凭啥?张志新被割喉管,凭啥?遇罗克被枪毙,凭啥?许平的几位同学被批被斗,实属万幸!许平被打成反革命,被冤被批被斗,最新头条新闻。我没有最后被裹挟进去,浑身冷汗。在那个荒唐而又没有法的年代,只觉背冒气,我已无火可发,就把我排除了。

了解了全部内幕,走近。我的平时表现以及《920战报》文字内容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与许平没有什么可疑的联系,文革中也没有打砸抢行为,我因家庭背景没有问题,她当时就在公社专案组,她说,遇到一位初三的同学,你知道最新新闻事件今天。不漏风声。十几年后,对于2018最新手机上市。审査进行得十分秘密,开展审查。看来,又是"反军"的。这三条就足以为我立案,他和我是同一派组织的,在校时,与他主办的"反动小报"《广阔天地》放在一起;三,从中翻检出我主办的几张《920战报》,在清点许平遗物时,此为一;二,学会今天发生的重大新闻。自投罗网,也是最后一人,我是第一人,去看望许平的,事情发生的当天,他为我打开了第二个问号。原来,还有一个问号:凭啥呀?

我的老校友YGZ(喻国政)君此时正在县上任职,原来如此!但是,听听中央今日头条新闻。我才第一次把在村里受到的冷遇与"许平事件"挂上钩,凭啥审查我!此刻,凭啥呀,可能是审查结束了。一听原委我火冒三丈,都是这样答复。这次我能来,不能放人。几次商调,正在审查,说此人牵扯一个重大案子,公社当即拒绝,立即打电话向威远公社要人,负责人也感兴趣,记在心上。回来后便与"知青办"负责人说起,就挺感兴趣,无意中听到我校的一位高三同学(张育才)聊我的情况,同屋的一个五七战士Z君拉直了我的一个问号。他在下青年点走访时,头条新闻条。这个"知青办"为啥调我呢?不久,我又纳闷 :报道组调我正合我意,才知道调我的部门叫"知识青年办公室",实际是跟着他们跑报道。而这一次又是干什么呢?

来到县上,今天发生的重大新闻。县报道组曾调我和其他学校的几个知青去办一个新闻报道学习班,半年前,这不是我第一次上县,也看不出是何征兆。其实,明儿上县里报到。同时交代了些事项。在他平淡的表情里,收拾收拾东西,关书记还用他惯有的口吻对我说,啥事呢?走进大队部,很长时间没人理我了,我很纳闷,事实上欣赏。大队通讯员来通知我去大队,度过了三个月的时光。一天,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,那就是所谓被悄悄地剥夺了政治权利吧。而那时的我,现在想来,这是我从未面临过的局面,我自觉已成另类,情形很尴尬,只有青年点的事还由我操心,没人找我了;连小队里的事与我也无关了,现在,经常开个例会什么的,对比一下我们两人因观点相同彼此欣赏而走近。我挂着公社大队再敎育委员会成员牌子,我感到我的周围有点不对劲 :过去,以致其中一个女同学被斗得精神都不正常了。

又时过不久,大队、公社开什么批斗大会都要把他们带上,与许平接近的几个男女同学也被专政,把林彪画成了蛤蟆。还说许平办的小报里有影射攻击之嫌。又有消息传来,据说许平画了个漫画,罪状是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,罪名是反革命,许平是畏罪自杀,彼此。消息传来,继续帮人盖房子。

时过不久,只能原地返回,相同。再呆下去也没意思,没有我认识的知青。我不知如何是好,想问个究竟。青年点里都是些陌生人在忙碌,对这个世界已没有仼何知觉了。我又去他的青年点,他静静地躺在那里,是许平,揭开草席,弯下腰,许平怎么了?没有回答。我走上前,周围零散地围站着一些人。我向其中一个打听,一张草席覆盖着一个人,一棵孤零零的大柳树下,撒腿就向四家子村跑去。

四家子,观点相同。我撂下手中的活儿,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。反应过来后,四家子许平上吊自杀了!这不啻是晴天霹雳,忽听有人来告,我正在一个老乡家帮工盖房子, 大概是1970年春夏之交的一天, 回忆录:我的知青时代(三)我与"许平事件"(2008-09-2002:39)

分享至: